拯救墨西哥蝾螈

分类

标签

拯救墨西哥蝾螈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日期:2018-12-17


蝾螈是墨西哥的文化象征。



蝾螈属于两栖动物中很有名的“幼体成熟”类型。


河水污染影响紫杉醇,从而影响了在紫杉醇周边生长的蝾螈。


  蝾螈(学名:Salamander),又称火蜥蜴,全世界大约有400多种,分属有尾目下的10个科。蝾螈是有尾两栖动物,体形和蜥蜴相似,但体表没有鳞。有北螈、蝾螈、大隐鳃鲵(一种大型的水栖蝾螈)等,它们大部分栖息在淡水和沼泽地区,主要是北半球的温带区域。它们靠皮肤来吸收水分,因此需要潮湿的生活环境。若气温降到摄氏零下以后,它们会进入冬眠状态。

  墨西哥蝾螈属于蝾螈属的钝口螈,主要食物:蠕虫,昆虫或小鱼。它拥有断体再生能力。平均寿命:10-15年。仅分布于墨西哥霍奇米尔科小城的一个湖泊中。

  蝾螈是墨西哥的国家文化象征,是一种极限生存者。哪怕失去一条腿、一截尾巴,或是心脏的一部分,都可以重新长出来,并且不留任何疤痕。但现在这种有着顽强生命力的生物正濒临灭绝。

  于是,墨西哥开始了拯救蝾螈的战斗。

  霍奇米尔科,地处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南边,位于阿纳瓦克山谷中部,四周是高耸的火山,海拔2250米。这个貌似不见经传的墨西哥小城,人口仅仅为40万,却有着辉煌的历史:它建于公元14世纪,保存了阿兹特克人当年的生活风貌,是墨西哥的主要城市。1987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

  但是,小城目前正处于危机时期。

  霍奇米尔科小城的阿纳瓦克山谷,曾经是众多珍稀动物的主要聚居点。然而,污染已经把阿纳瓦克的动植物推向了灭绝的边缘。应急计划能拯救它们吗?

  在以往,墨西哥人往往喜欢带着酒,来到阿纳瓦克,在这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的世界遗产遗址,举行各种仪式。无论是高中毕业庆祝会,还是订婚仪式,抑或是婚庆大典,人们都爱来阿纳瓦克山谷,登上河道上的标志性船只,庆祝一番。

  但这种无拘无束的使用已经对生态系统造成了损害。在短短六年里,霍奇米尔科小城,尤其是它的阿纳瓦克山谷,遭遇多重污染。昔日美丽的山谷,到处都是垃圾。从废弃的小车到报废的电视机,充斥了山谷里的河道。

  污染日益严重威胁蝾螈生存

  河水污染影响了该地区最独特的生物———紫杉醇(Axolotl),从而影响到紫杉醇周边生长的墨西哥蝾螈。

  当年,墨西哥人建城时,他们在霍奇米尔科发现了一只类似蜥蜴的小爬虫,它长得十分奇特也令人着迷,于是墨西哥人称这种动物为“水怪物”,将神话里淘气叛逆的克茨科尔神的形象赋予了它。

  可悲的是,它的神性并没有阻止人们大开杀戒,拿它当餐桌上的菜。不过,对它影响最大的,要数当地的农业生产,人类和两栖动物的蓬勃发展。

  从1607年开始,当地进行了各种渠道建设和流域排水尝试。到1950年,霍奇米尔科小城的很多湖泊已基本干涸。如今,霍奇米尔科小城长达150公里的河流,大部分水来自附近的水处理厂。也就是说,大部分是污染水。

  污染来自工厂,也来自当地居民,他们将河道当作下水道,随意倾倒垃圾。还有不少人仍在使用农药种植农作物,导致污染进一步扩大。

  随之而来的,是野生蝾螈正在走向灭绝。2003年,墨西哥科学院在霍奇米尔科小城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当地每平方公里平均有6000只蝾螈;到2015年再次调查,结果显示这一数字已降至36只。

  蝾螈灭绝重创墨西哥文化

  失去蝾螈,对墨西哥来说是一种重创:这种生物不仅对生态系统至关重要,而且对墨西哥文化也至关重要。蝾螈早就成为墨西哥文化的一部分,描绘这种动物的壁画和涂鸦随处可见:事实上,最近,在一场代表城市表情符号的比赛中,蝾螈还众望所归赢得胜利。

  蝾螈的魅力超越了墨西哥国界。罗杰·巴特拉(Roger Bartra)是墨西哥著名人类学家、社会学家和人文社科学者,是墨西哥当代最著名的文化人物之一。现任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社会学研究院、伦敦大学伯贝克学院荣誉研究员,于2013年荣获墨西哥国家人文艺术奖。

  巴尔特拉教授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曾在美国、欧洲和拉美许多知名高校任教。他把墨西哥人和霍奇米尔科人相提并论,还将此观点列入他最近编辑出版的一本书中,该书由胡利奥·科塔扎尔、奥尔德斯·赫斯利、普里莫·利、乔治·阿伽本等多位学者联合编著。

  蝾螈属于“幼体成熟”种类

  令生物学家着迷的是,蝾螈与其同属不同,它在进化过程中没有蜕变成某种成熟的蜥蜴,而是处于一个永恒的两栖动物“童年”中,拒绝成长,这属于两栖动物很有名的“幼体成熟”种(从出生到性成熟产卵为止,均为幼体的形态)。

  蝾螈的这一特性也让生物学家迷惑不解。1804年,博物学家亚历山大·洪堡来到墨西哥城时,对这种生物感到非常兴奋,他把蝾螈活标本带到海外,并在巴黎的一次科学会议上展示了这种生物。

  从那时起,蝾螈就在世界各地的水族馆和实验室大量繁殖。今天,人们对蝾螈的肢体再生能力进行了研究,最近发现它拥有最长的已知DNA链。

  蝾螈濒危有多重原因

  但对蝾螈的兴趣也体现在美食方面;根据《自然》杂志的说法,蝾螈在圈养中繁殖得非常快,以至于日本的某些餐馆甚至以蝾螈为食物,为顾客提供“油炸”蝾螈。

  “吃”是否为蝾螈灭绝的一大原因?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系统生物学家路易斯·赞布拉诺回答道:“是的。但是一个物种没有它的自然栖息地,就什么都不是了。”

  赞布拉诺领导了一个名为Refugiochinampa的项目,致力于让蝾螈生活在安全干净的自然栖息地。他认为,旅游业和水污染并不是导致蝾螈死亡的唯一原因。20世纪70年代,作为全国扶贫项目的一部分,墨西哥政府向霍奇米尔科引进了数千条鲤鱼。

  “为什么有这个想法?”赞布拉诺说,“这是因为鲤鱼更容易繁殖,因此可以养活更多的人。”在20世纪90年代,罗非鱼也是如此。人们将数百条罗非鱼扔进霍奇米尔科河道里。

  结果鲤鱼和罗非鱼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它们吃掉了蝾螈的卵,并把蝾螈从顶级捕食者的位置上赶下来。据赞布拉诺说,罗非鱼目前占霍奇米尔科河道里动物总数的95%。

  拯救蝾螈工作开始实施

  赞布拉诺领导的Refugiochinampa的项目,专注于修建新河道,将主要河道分割出一部分,以便分离蝾螈与鲤鱼、罗非鱼等掠食者。苏马诺是一名农业规划师,担任该项目的社区联络人。

  苏马诺对霍奇米尔科的农业潜力既怀旧又满怀希望,他说,霍奇米尔科曾经拥有世界上产量最高的农作物种植系统,但是这个系统如今受到严重破坏。比如,有一大片农田已经变成足球场。他叹了口气:“业主们认为把地皮租给足球队比租给农场更有利可图。”

  不过还是有农民愿意加入保护蝾螈的行列的。像许多参与Refugiochinampa项目的农民一样,巴雷罗也是积极分子之一。他说,两个世纪前,他的家族就已经在霍奇米尔科生活了。巴雷罗将他的一部分地块捐赠给了Refugiochinampa项目。这不仅意味着同意挖一条新河道,还意味着承诺不使用杀虫剂。

  “很难找到愿意合作、不用杀虫剂的,”苏马诺说,“因为人们往往有20世纪60年代提倡的想法,即杀虫剂和其他化学物质,是种植蔬菜的更有效方法。”

  巴雷罗认为,年轻一代的农民正在寻求采用祖先维护生态平衡的传统做法,但这需要时间。在河道边,他兴奋地跳上独木舟,把手伸进水中,向我展示手中的软体动物、蠕虫和其他生物———这证明了栖息地的质量。

  对一条河道进行调整,可能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包括从自下而上、从植物到动物的微型生态系统的精心构建。一旦条件合适,人们就会将实验室培植的紫杉醇放到这片恢复了原有生态系统的田野上。

  巴雷罗热情地向记者展示了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在他家族所在的河道:动植物都生机勃勃茁壮成长。

  蝾螈,有望生活在安全干净的生存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