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物种入侵 靠吃能否解救?

外来物种入侵 靠吃能否解救?

来源:信息时报 日期:2017-05-09

 

  最近丹麦生蚝结结实实地火了一把。丹麦驻华大使馆4月底“不经意的”抱怨“国内生蚝泛滥成灾”,引得中国网民摩拳擦掌,颇有“路见生蚝拔刀相助”之意。

  如果看了那些段子,就真以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生蚝遍地不要钱,那可能就想多了。

  丹麦生蚝泛滥区搞起“农家乐”

  丹麦驻华使馆发文说,这些入侵生蚝主要集中在西南海岸的瓦登海国家公园以及日德兰半岛北部的利姆水道地区。

  在瓦登海国家公园和利姆水道地区,流行着一种“生蚝Safari”。

  Safari原指在非洲观看或狩猎野生动物的旅行。而“生蚝Safari”就是瓦登海国家公园和利姆水道地区为发展当地旅游开发的“农家乐”项目。导游带领游客,在退潮后去浅滩湿地上捡拾生蚝。

  出发前,需要穿好防水连靴裤,带上网兜、防水手套等工具。到达海滩之前,沿途是大片草地,牛羊在路边悠闲地吃草,不时还能看到成群的野鹅飞起,恍惚间真的置身非洲草原Safari。

  进入浅滩,马车带游客来到了一处生蚝、贻贝密布的海滩。浅滩上,大小不一的生蚝和贻贝或裸露,或混杂在海草丛中,虽然看上去遍地都是,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很多只是空壳,要找到活的生蚝和贻贝,还得不断翻捡。

  捡拾生蚝需要一直弯腰,时间一长便觉腰酸背痛;加上海风又大,冷气逼人,“农家乐”的体验大打折扣。

  不到一个小时,每个人的网兜里一般都已经收获数十只生蚝,马车主人于是招呼大家到马车旁,打开一瓶香槟,来一顿“蚝酒野餐”。

  采拾难度大 食用有风险

  生蚝之旅虽然有趣,但风险也不小。

  以瓦登海为例,因为采拾往往要等退潮后离开岸边到几公里以外的浅滩,如果没有经验丰富的导游带领,很可能空手而归;另外,涨潮时海水深处可达2米,如果不熟悉涨潮退潮的规律,也会带来很大风险。

  另外,夏季生蚝可能会沾染有毒的浮游生物,所以当地旅游部门不鼓励大家夏天去采拾生蚝,最佳时间是10月中旬至来年4月底。不过,位于北欧的丹麦冬天非常阴冷,又是在空旷无遮拦的海滩,因而真正适合去采生蚝的时间相当有限。

  而且,“生蚝Safari”的收费也不便宜,举在利姆水道莱姆维镇的为例,赶到当地参加活动的多是挪威、荷兰和爱沙尼亚人,3小时的活动人均收费300丹麦克朗(约304元人民币),包括防水胶靴、篮子和一把刀的租借费用。

  此外,旅游部门警告说,不管有没有导游带队,游客食用生蚝风险自负。

  “泛滥”丹麦的生蚝 是外来入侵物种

  实际上,丹麦使馆所说的“泛滥”的太平洋生蚝,不是丹麦当地的生蚝,而是“泛滥成灾”的外来入侵物种。

  丹麦科技大学贝类研究中心负责人延斯·彼得森教授说,太平洋生蚝原产日本附近,又被称作日本生蚝或宫城生蚝。自20世纪60年代左右被法国渔民率先引入,当时为的是补充本地欧洲生蚝的短缺,发展商业生蚝产业,也就是满足吃货的需求。

  专门研究德国北海岛屿叙尔特岛生态环境的莱泽教授认为,“太平洋生蚝的泛滥,是全球变暖的直接结果”。

  过去,北海水域常年保持着低水温,在冬季水会结冰。但自上世纪90年代起,这里暖冬笼罩。

  寒冬能阻止太平洋生蚝的繁殖,相反,暖冬则会促使它们大量繁殖。这或许就是太平洋生蚝在丹麦瓦登海、德国叙尔特岛等地大量出现的原因。

  1998年,太平洋生蚝首次在丹麦瓦登海被发现,13年后,其在当地的年产量达到1.5万吨。

  2006年,北欧又遭遇了一次不同寻常的高温,海水温度上升,太平洋生蚝的繁殖速度更可怕了。在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太平洋生蚝迅速蔓延,向北扩散到挪威卑尔根。

  专家们还不确定,太平洋生蚝的“北上”会对当地生态环境有多严重的影响。

  根据当前研究,其扩散蔓延会跟利姆水道地区的本土欧洲生蚝和贻贝争夺生存空间和食物,而贻贝的大量消失则会影响以其为食的海鸟,例如,蛎鹬的数量就变得越来越少,从而大大挑战当地的生物多样性。

  此外,专家们还在研究它的重金属含量及其他致病风险,它还有可能传播寄生虫和疾病,因而会带来“潜在的威胁”。

  还有个问题是,太平洋生蚝对人类不太友好,其坚硬锋利的外壳带危险性,极易割伤光脚在海滩上行走的游客。

  在每个生态系统中,各种生物都处于一种相生相克、共生互利、生存竞争的平衡中,没有一种动物或植物能完全支配着其他的。但当外来的生物突然进入一种新的生态系统,它们会发现自己没有天敌或竞争物种,它们的发展繁衍几乎不受限制,这些入侵者会迅速蔓延,它们会明显影响当地生态环境,损害当地生物多样性。这就是外来物种入侵。

  据统计,全球每年因外来物种入侵造成的经济损失均超过4000亿美元。美国媒体估计,仅仅在美国,外来入侵物种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就达1200亿美元。

  外来物种问题不是新鲜话题,其入侵防治工作早在20多年前就在全世界范围内悄然打响。

  近年来,诸如美国的亚洲鲤鱼和牛蛙、德国和英国的大闸蟹、苏格兰的小龙虾等生物,分别泛滥成灾,引得当地政府头疼不已。

  中国大闸蟹“横行”德国 损失达8000万欧元

  1912年,一位渔夫在德国北部的河畔发现一只毛茸茸、爬行似醉酒的小家伙,并把它送到当地博物馆——这是大闸蟹(学名中华绒螯蟹)最早在欧洲亮相。

  100年后,大闸蟹不甘寂寞“登堂入室”,“占领”德国联邦国会大厦。据德国媒体报道,就在大闸蟹“挺进”国会大厦的前一天,渔民施罗德在易北河捕鱼,一网上来却是数十只“张牙舞爪”的大闸蟹。

  这则新闻一经公布便引来一片哗然,网民纷纷表示要去“拯救德国”。不过,对于严谨的德国人,这件事并不那么好玩。

  “外来客”大闸蟹在德国无恶不作:毁坏渔网,伤害鱼类,破坏堤坝……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称,大闸蟹仅在德国造成的损失已高达8000万欧元。

  大闸蟹本身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战斗力,加上没有生物限制其扩张,因此很快将“地盘”扩展到欧洲各大水系。

  在英国的泰晤士河,大闸蟹大量捕食弱小的鱼虾,甚至赶走了本土的红蟹,给英国渔业造成损失;在德国,大闸蟹成为唯一的淡水蟹种,它们还到处挖洞造穴,威胁了水坝和堤岸的安全;上世纪80年代,大闸蟹造成荷兰东北部大量水生植物死亡;1997年,美国旧金山地区大水形成大片沼泽,大闸蟹大量繁殖,甚至堵塞了旧金山河口闸门。

  由于到处“逞强”,大闸蟹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入100种最有破坏力的入侵物种之一。

  为了保护当地的生态系统,欧洲人想方设法要除掉大闸蟹。

  德国人以前主要用大闸蟹制造肥皂或饲料,后来专门开展了“灭蟹行动”,但没能将其赶尽杀绝。与此同时,他们反对用化学药物杀死大闸蟹,因为这样可能杀死鳗鱼等鱼类。

  美国要花180亿美元 阻挡亚洲鲤鱼“入侵”

  亚洲鲤鱼是美国人对鲤鱼、鲢鱼和鳙鱼等八类亚洲鱼种的统称。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为了解决控制水域藻类泛滥的问题,有四种亚洲鲤鱼被引入阿肯色州湖。

  随后,在几次大洪水中,亚洲鲤鱼趁乱逃出控制水域进入自然河流,在密西西比河等流域迅速扩散。

  亚洲鲤鱼霸占美国水域

  去年8月,有美国媒体报道称,不到半个世纪,亚洲鲤鱼就从美国水域中的无名之辈发展到在伊利诺伊河和密西西比河一些水域的生物数量中所占比例高达90%的程度。

  美国科学家认为,亚洲鲤鱼生长迅速、体型庞大,在五大湖中几乎没有天敌,也没有竞争对手。它们食量大得惊人,不仅吃光所有本土鱼类赖以生存的食物,而且繁殖迅速,每年产卵过百万,很可能会破坏湖区生态平衡,甚至给湖中其他生物种群,比如鲑鱼,带来灭顶之灾。

  此外,亚洲鲤鱼在受惊时会跃出水面,然后以自由落体方式下降,这对于小船上的渔民来说也构成了安全威胁。

  这引起了不少美国民众的恐慌,一旦这些鱼进入美国鱼类主产区——五大湖区,当地渔民赖以生存的鲑鱼捕捞将会受到重大影响,造成难以预估的损失。

  想尽方法也阻止不了其繁衍

  为抵御亚洲鲤鱼入侵五大湖,美国从2009年开始大规模捕杀河流里的亚洲鲤鱼。2009年至2012年间,美国总计投入1.565亿美元。

  研究人员想出的办法包括设置用二氧化碳做的围栏、声音屏障和有针对性的毒杀等。

  美国伊利诺伊州曾向临近密歇根湖的河道中投放了毒药,还计划耗资近2亿美元在芝加哥地区的河流建立电子防护网,包括建设电网和其他一些措施。

  时任伊利诺伊州州长奎恩表示,为了防止亚洲鲤鱼大量进入五大湖,最根本的解决方法是分离五大湖水域和密西西比河。奎恩还强调,一旦亚洲鲤鱼“统领”五大湖,势必会影响美国年产值高达70亿美元的钓鱼业并危及各州旅游业。同时他还呼吁,五大湖周边八个州共同制定出防止鲤鱼入侵的有效方案。

  2014年,美国陆军工程兵应时任总统奥巴马的要求,向美国国会提交一份关于防止亚洲鲤鱼进入美五大湖区的计划。整个计划预计耗资180亿美元,用25年建堤拦住亚洲鲤鱼。

  虽然想尽各种办法,但亚洲鲤鱼迄今依然是困扰美国多州政府的棘手问题。

  “如果无法打败它们,那就吃掉它们。”这是伊利诺伊州政府打算用来对付亚洲鲤鱼的方法。

  吃究竟是不是解决外来物种入侵的绝招呢?

  德克萨斯州自然保护协会负责人劳拉·霍夫曼认为:“吃掉外来入侵物种不是特效药,只能姑且一试。”

  太平洋生蚝

  不是丹麦人的“菜”

  对于太平洋生蚝泛滥的问题,丹麦当地也曾尝试鼓励民众去海岸边采集生蚝并带回家煎炒烹炸,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丹麦驻华使馆称,这或许跟附近人口稀少有关。

  此外,还有个原因是丹麦人更喜欢食用本土生蚝,即野生欧洲生蚝利姆水道生蚝,被认为是世上最好的生蚝之一,有“软体动物皇冠上的宝石”之称。

  生长在日德兰半岛冷水区,水质新鲜、盐含量低,使得利姆水道生蚝富含矿物质、肉的质感更好。19世纪以前,利姆水道生蚝便因其美味与丰富的营养价值仅供王室享用,后来一直被认为是富人的食物。

  但是这种生蚝受天气和生长环境的影响很大,再加上过度捕捞及太平洋生蚝对其生存空间的挤压,产量“接近灭绝”。

  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的瓦埃勒市场,“太平洋生蚝”单价18丹麦克朗(约18元人民币),而利姆水道生蚝虽然个头较小,但价格更贵,要40克朗(约40元人民币)一只。

  更有趣的是,在盛产利姆水道生蚝的利姆水道地区,大部分当地人更喜欢吃猪排和肝酱,大部分当地渔船采捞的利姆水道生蚝都会被出口到南欧。

  除了向本土民众推销,丹麦也将眼光瞄向更远的他方。丹麦大使馆表示,有很多企业与他们沟通,主要是中国的一些企业想要进口生蚝。5月2日正式访问中国的丹麦首相拉尔斯·勒克·拉斯穆森也表示欢迎中国游客到丹麦品尝生蚝。

  一些网友跃跃欲试,打算“漂洋过海地去吃蚝”或期待“蚝不远千里地来被吃”,同时也有不少人冷静地指出:既然太平洋生蚝是世界上产量最大、最常见的生蚝品种——目前全球大约90%的生蚝都属于太平洋生蚝,那丹麦的太平洋生蚝品质特别好么?出口价格很有优势么?还有人质疑这是个丹麦旅游的成功营销案例。

  小龙虾成灾

  苏格兰人不吃 “一脚踩死”

  而欧洲人对于颜值不高的中国大闸蟹和美国小龙虾也都没有什么食欲。

  2014年,来自美国西北部的小龙虾在“入侵”英格兰后,小龙虾随着河流北上“进军”苏格兰,并在苏格兰部分水域泛滥。这一外来物种给当地生态平衡带来了冲击。

  例如,在全球著名的垂钓胜地——苏格兰的克莱德河,这条本来以鳟鱼闻名的河流正在被小龙虾“占领”,当地人说,小龙虾数量多到令人难以置信:“你甚至真的可以踩着小龙虾过河。”

  垂钓者们称,该区数量庞大的小龙虾吃光了鳟鱼的食物,导致河里的鳟鱼因为找不到食物而数量急剧减少。

  英国媒体报道,由于小龙虾在当地没有天敌,所以没有治理“小龙虾灾”的有效方法。此外,苏格兰政府并不鼓励当地民众食用小龙虾。他们担心,万一小龙虾成为餐桌美味,引发当地民众人工饲养,会导致这一外来物种进一步扩散,破坏当地生态平衡。

  因此,苏格兰当局表态,任何人都可以在苏格兰的河流中捕杀小龙虾,于是,当地的垂钓者们纷纷表示,消灭小龙虾最快的办法就是“一脚踩死它们”。

  肆虐的亚洲鲤鱼多刺

  老美就是不爱吃

  看到入侵墨西哥湾、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系统的狮子鱼被端上餐桌有消停趋势之后,不少美国专家也寄望于用吃来对付肆虐的亚洲鲤鱼。

  狮子鱼原产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艳丽的刺鳍和明亮的橘红色条纹,让狮子鱼成为水族馆最受欢迎的鱼类之一。十多年前狮子鱼出现在墨西哥湾(美国东海岸)。这种有毒的食肉动物损害珊瑚礁,吃光当地的小型鱼类,它们惧怕的天敌只有鲨鱼,因此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系统。

  人们很快发现,在狮子鱼的刺鳍之下藏着美味的鱼肉,是做酸橘汁腌鱼的好材料,在经过捕捞、被放到碗里后,狮子鱼的数量逐渐减少。

  但类似的方法用在亚洲鲤鱼上似乎不太有效。

  早在2011年3月,伊利诺伊州公共卫生部就提倡民众食用亚洲鲤鱼。一个芝加哥组织曾试着将亚洲鲤鱼做成菜送给流浪汉,希望在解决部分人的口粮问题之余帮助对付外来入侵物种。

  力度最大的要算肯塔基州,曾组织商业钓鱼活动,鼓励垂钓者行动起来;餐馆里亚洲鲤鱼的价格要比其他海鲜如智利鲈鱼要便宜得多;州政府还给商业捕捞亚洲鲤鱼的渔民每公斤5美分的额外补贴……

  这些活动都反响平平。

  虽然美国政府大力宣传亚洲鲤鱼的优点,比如物美价廉、蛋白质含量高、汞含量低于金枪鱼,然而美国人仍然嫌弃亚洲鲤鱼有很重的土腥味,又多刺。

  头痛的美国政府只好集思广益。今年2月,为解决亚洲鲤鱼泛滥问题,美国密歇根州自然资源部悬赏100万美元、奖励能控制亚洲鲤鱼数量的计划。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