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颠覆iPhone?未来手机将植入你的头部

分类

标签

谁将颠覆iPhone?未来手机将植入你的头部

来源:腾讯科技 日期:2015-11-04

 

 

 

  苹果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但iPhone也会被颠覆,谁将会颠覆iPhone?未来的手机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美国科技网站Mic本周刊文,介绍了一名名为恩杰尔的极客试图将手机植入头部皮肤的大胆设想。而这很可能也代表了移动技术的未来发展方向。

  现年20岁的本·恩杰尔(Ben Engel)希望在几周后飞往加州,将一个蓝牙耳机植入头部的皮肤之下。这款设备将会被埋在他耳朵后方4英寸(约合10厘米)处。随后,来自耳机扬声器的声音将引起颅骨震动,从而被听觉感知。麦克风的情况也是如此。此外,他将使用埋植在手指中的磁性设备去操作“接电话”按钮。

  未来的手机将植入你的头部。目前,这样原型产品正摆放在恩杰尔的厨房餐桌上,可以通过他手指内的磁性设备来激活。结合骨传导技术,通过植入头部的电子设备去控制手机和其他硬件,这样的概念并不新颖,但这类产品还要5到10年才会问世。植入大脑的计算机芯片非常精密,体积很小,在短期内还不会量产。不过,只要你愿意通过更极端的方法去进行植入,那么做到这一点并非不可能。

  恩杰尔并不希望等待未来的大脑芯片。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设备外壳,避免植入皮肤下方的元件生锈或引起感染。目前,他使用硬质外壳。他表示:“这导致传感器内部无法有任何运动,因此在短期内我听不到声音。我试图找到一种弹性更好的外壳材料。”

  并非全新概念

  利用骨传导技术接收声音并不仅仅是恩杰尔的想法。过去35年中,Baha等公司已利用骨传导技术去开发助听器,通过颅骨来传递声音。另一款名为Cynaps的头戴设备则嵌入在棒球帽中。近期,一家名为Studio Banana Thins的产品设计公司在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发布一款名为Batband的产品,这是一款高保真、带蓝牙功能的骨传导耳机。

  Studio Banana Things创始人凯伊·川村(Key Kawamura)表示:“骨传导技术可以保护你的耳鼓,同时医学已经证明,骨传导技术不会对健康造成损害。”

  Batband就像一款来自科幻电影《星际迷航》的设备:两块巨大的灰色“马蹄铁”包裹着你的头部。与最初的谷歌眼镜类似,Batband看起来极具未来感。这款产品过于极客范,因此很难被大众市场接受。那么,这样的设备是否可以小型化,并植入耳朵附近的皮肤?这样的设备能否接收来自Android手机、iPhone和平板电脑的信号?

  基于这一点,恩杰尔设想了一种未来的通信技术。而他的做法是将硬件与植入式生物技术结合在一起。 

  如何植入手机

  你不可能将手机直接植入头部,因为任何手机都会在一两年内被淘汰。因此,你需要重新思考,手机可以变成什么样。实际上,你并不需要将整个iPhone植入皮肤,你需要的只是一个接口。这样的接口应当支持蓝牙技术。你会希望通过某种技术去收发声音,可以被当作连接至智能手机的第三方配件。

  这就是恩杰尔的计划。

  注册护士杰弗里·蒂贝茨(Jeffrey Tibbetts)将为恩杰尔进行这一“处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项手术。他表示:“手术意味着我是外科医生。但我不是,我只是相当于身体改造艺术家。”不过,蒂贝茨的工作室看起来很像是外科手术室,有着光线可调的无影灯,以及牙科诊所常见的电动座椅。不过,蒂贝茨缺少一名麻醉师。对于在头部皮肤下植入蓝牙设备这样的操作,缺少麻醉师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蒂贝茨表示:“我们将使用皮肤牵开器。在割开皮肤之后,你需要移开肌肉筋膜,从而获得空间。”蒂贝茨此前已尝试过在颅骨区域植入磁性设备。不过当时的设备体积很小,就像是一小片碎玻璃。如果希望植入电子设备,那么他还需要考虑更多问题。

   

 

  首先,这一传感器需要一定的空间去移动,这意味着恩杰尔使用的外壳需要给传感器留出一定的自由移动空间。此外,外壳还需要抛光,以减小感染的风险。目前恩杰尔使用的外壳材料来自牙医,因此弹性不够。与磁性设备不同,这一设备无法使用高温消毒,因为高温可能会导致电子设备损坏。

  这意味着恩杰尔还面临着许多阻碍。

  蒂贝茨表示:“最理想的情况是让设备与神经系统直接互动。植入大脑计算机界面是最终目标,但我们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

  或许蒂贝茨的工作室还没有这样的技术。但在美国的其他地方,关于大脑计算机界面的尝试正在展开。

  未来:大脑计算机界面

  上月,《自然医学》期刊发表的一项研究描述了使用人类思维去控制计算机的技术。

  在这项研究中,两名受试者可以通过大脑思维来控制计算机鼠标。相对于早期试验,例如用机械臂去喝啤酒,这样的技术更复杂。在近期的测试中,受试者可以移动屏幕上的鼠标并输入文字,而输入速度为每分钟6个单词。

  对恩杰尔来说,使用植入式设备去接听拨打电话只是更远大目标的一部分。他希望,未来可以利用这样的设备接收来自互联网的数据。这样的数据将会以压缩声波的方式被传递至设备,而他希望大脑能将这些声波翻译成有意义的信息,从而帮助用户实时了解互联网上的动态。

  恩杰尔表示:“我将可以知道,Twitter上的用户是愉快还是悲伤。基于数千万人每天的实时行为,我甚至可以在大型政治事件尚未发生时就做出预测。”

  他的计划令大部分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探索的或许正是移动技术的未来:对用户而言永远开启的智能手机界面。这将会像是植入式耳蜗,能帮助听力障碍的人士接听电话。与当前的医学技术不同,这一技术的成本将很低,尤其是与标价4万美元的植入式耳蜗相比。

  我们或许将很快看到这一设想成真,只要恩杰尔找到合适的外壳材料。

  蒂贝茨表示:“他提出的概念非常先进。他利用了现有设备,而不是从头开始开发新设备。这很酷,因为在许多人开发这些项目很多年的同时,他只要1个月就可以说,‘我已经做好准备,下一步我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