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乸菜,幼时滋味今再尝

来源:信息时报 日期:2019-02-11


猪乸菜菜梗纤维粗硬,叶菜肥厚,吃起来带点铁锈味。猪乸菜粗生粗养,基本浇水就能活。


  在粤菜中,关于猪的食物十分常见:红烧乳猪、妈子叉烧、均安蒸猪、酸甜排骨……但今天我们要说的,却是与猪肉无关但又姓“猪”的趣食,譬如曾为猪食的“猪乸菜”。

  粗生粗养价格便宜

  提起猪乸菜,不少长辈立马“闻菜色变”,皱起眉头。这是何故?原来,20世纪50~70年代,粮食短缺,当时人们不仅没有肉吃,就连青菜都成了稀缺食物。原本用于喂猪的猪乸菜,就这样成为一日三餐的主食。

  回忆起小时候,广州美食家劳毅波说,猪乸菜因为便宜,价钱只是菜心的一半,几毛钱就能买到一大捆,所以家里常吃。“猪乸菜虽然便宜,但比较湿毒,小孩吃多了会很多眼屎。”

  猪乸菜原名“莙荙菜”“官达菜”,这个充满书香气息的名字是何时改过来的?劳毅波说这已经无从考究。但早在40多年前,农民确实会用猪乸菜与番薯藤、剩饭、泔水一起喂猪。因为猪乸菜粗生粗养,像“猪乸”(母猪)般生长快速,因此“猪乸菜”这个名字迅速普及,广为人知。

  据了解,猪乸菜在中国已有近两千年历史,但它的原产地并不在中国,而是在欧洲,到了东汉时期才被引入种植。每年1月开始到清明前,是猪乸菜最适合种植、生长的季节。“3月份的猪乸菜最好吃,所以又名‘三月青’。”家住番禺莲塘镇的居民黄先生说。

  旺油爆炒味道挺好

  猪乸菜菜梗纤维粗硬,叶菜肥厚,吃起来带点铁锈味。属于“瘦物”的它,需要依靠大量有油分的食物才能稍微变得好吃。但在当年,蔬菜大多只能用盐水白灼,不沾荤腥的猪乸菜有多难下咽可想而知。

  时移世易,同样曾为猪食的番薯藤、南瓜苗早已“麻雀变凤凰”,但唯独猪乸菜还是不受人待见,一直没有被广泛种植,唯有广州周边的某些农家乐或某些菜市场中会偶尔看到它的身影。

  随着怀旧风潮吹起,有些街坊想寻回小时候的味道。家住石溪码头附近的贞姨和贤哥,在丫髻岛上自养了许多蔬菜瓜果,其中就包括猪乸菜。记者在丫髻岛上看到,刚种下一周左右的猪乸菜,已经形成了绿油油的一小片,每棵都长到了成人小腿般高。

  据贤哥介绍,采猪乸菜时只采菜叶,留下菜梗在土里就能继续生长,一棵能有1斤重,最重时可达两三斤,在猪乸菜菜心长出种子前都可以食用。猪乸菜要想好吃全靠高油脂,所以和豆豉鲮鱼或腊肉一起炒最合适。“下锅前要记得先飞水,放些许油和糖一起汆烫,洗掉浮尘和铁锈味,之后再用蒜头豆豉爆香,其实味道还是不差的。”贞姨笑说。

  这些食物

  都有可爱的“猪”名

  猪耳仔 南乳入味好香口

  猪耳仔是南方的一种小零食,因形似猪耳朵而得名,口感香脆。不说不知道,猪耳仔是利用做月饼剩余的面粉材料做成的,可以说是因月饼而诞生。

  为了让猪耳仔的口感更酥香,做猪耳仔时通常会加入南乳调味,油炸后面团稍微膨胀,口感又酥又脆。南乳与面粉融合后,更会散发出特殊的乳香味,格外受小孩子欢迎。

  而在北方,猪耳仔又被称为“猫耳朵”。据说和北方其他面食一样,猫耳朵也是当地的主食之一,搭配不同的浇头入馔,口感软滑劲道。

  奶油猪 香港茶餐厅出品

  香港茶餐厅有一种被称为“奶油猪”的面包。和广州茶楼常见的“猪仔包”不同,奶油猪其实并没有被赋予猪的外形,只是有一点点像而已。

  奶油猪没有任何猪肉成分,也没有馅料。据周师傅介绍,传统香港茶餐厅里的奶油猪,是将烘烤香脆的菠萝包面包底对半切开,涂上牛油和炼奶,所以它才被赋予了这个可爱的名字——“奶油猪仔包”,简称“奶油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