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罗浮宫 极地爬冰洞 “虚拟现实”来了

漫步罗浮宫 极地爬冰洞 “虚拟现实”来了

来源:广州日报 日期:2015-11-27

虚拟现实中内容展现是3D的,因此3D扫描也被称为是虚拟现实的“入口”。

  身临其境般虚拟旅行全球 逼真体验引发体验者情感共鸣

  虚拟现实来了!众多科技巨头纷纷进入虚拟现实产业。一场或与智能手机媲美的技术革命要来了?虚拟现实或许成为下一个“科技时代”?

  不管答案如何,虚拟现实的产业布局正在展开,它已经热起来了。

  目前,人们已经能通过虚拟现实技术,体验到身临其境般的旅行,沉浸于游戏场景的真实感之中。虚拟现实与影片的结合也擦出“火花”。热映的《火星救援》预计将于2016年推出虚拟现实的版本。

  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VR技术并不是冷冰冰的,它也可以传递温度。

  Vrse公司CEO克瑞斯·米克(Chris Milk)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拍摄难民营的生活,引发他人共鸣从而改变难民的生活。他说,VR(虚拟现实)是一台机器,但通过机器,我们变得更有同情心,能和他人产生共鸣。

  虚拟现实能带来什么或者改变什么?VR是技术也可是机器,它的可能性与想象空间由人赋予。

  “正在讲‘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老师,可以带领学生领略维也纳风光;海洋生物班的所有同学,则正在探索大堡礁。”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教授史蒂文·塞茨(以下简称史蒂文)道出虚拟现实的魅力所在。他说,虚拟现实能帮助老师带领他们的班级,踏上“虚拟”中的“现实”之旅。

  制造你的虚拟现实

  “虚拟现实的重点就是让你觉得自己身临其境。在虚拟世界中,很多工作已经可以借助计算机图形程序来完成。但我们认为,虚拟现实还是分享体验的一种绝妙的方式。”史蒂文说。

  他告诉记者,虚拟现实相机应该能捕捉到如同现实一样的场景:近处的物品应该感到距离近,远处的物品则反之亦然。你还能听到周围的各种声响,就像现实生活中那样。他们将16台GoPro相机以标准几何形态摆放成圈,视频创作者将16台相机的视频数据上传到Google数据中心。在那里,成千上万的计算机将会迅速展开工作,将这16个连续镜头转化为三维的360度视频以供观赏。他说:“我们已经把这部相机带到了世界各地,而这些视频会令你感觉自己就真的在那里,不论在丛林中观察大猩猩,还是在冰岛攀登冰川。”

  互联网观察者王冠雄说,在国内,创业者们正在以无比的热情开发软硬件产品,试图加快推进市场,让虚拟现实以尽可能快的节奏实现。目前,国内做虚拟现实的团队主要可以分为两个阵营,一种是全新的进入者,另一种则是原来就在内容上有积累和运营经验的公司。

  目前国内也有不少虚拟现实先行者推出了体验虚拟现实的眼镜、头盔等,戴上眼镜或头盔走入另一个世界。市场推出的虚拟现实消费,多集中在游戏、影片等领域。

  漫步虚拟博物馆

  “目前与虚拟实现结合走到前列的一个是影视业,一个是游戏业。”某3D影像事实部营销副总监戴小中说,传统影视公司、动画公司做虚拟现实内容也有着天然的优势。

  他介绍说,虚拟现实内容展现是3D的,因此3D扫描作为虚拟现实的“入口”,能让文物也虚拟现实了一把。

  “文物数字化需要把文物完全用数字来再现它、保存它。这种数据化的保存方式很重要的,以后鉴别、复制都很方便。”戴小中说,现在有人建了文物鉴宝平台,把货真价实的文物全部数字化了以后,那些骗子就很难生存了。“我买一件文物到网上一查,原来真的是这样的,如果有缺失,颜色又不一样,就会发现这个东西是假的,这样的细节很多很直观。”

  3D扫描文物后,下一步就是虚拟现实展示。文物数字化以后,可以做成虚拟博物馆,在网上就可以访问,手机端也可以访问。博物馆可以开发一个APP,参观者想了解文物,但真实的文物不允许参观者靠近,也不允许触摸,“参观者只需要通过APP扫一下它,就可以蹦出一个三维模型,还可以放大仔细看,然后它的故事,它的背景参观者都可以一一了解到。”戴小中说,虚拟现实展示的效果可以如影片中显示的那样放大、旋转,这种方式对教育、有兴趣了解文物的人、对历史的传承都有好处。

  戴小中看好虚拟博物馆的未来。他说,虚拟博物馆可以实现漫游,随便在里面漫步,而且有特别的功能,比如游览者走到兵马俑前想看兵马俑,一点兵马俑,跳出一个三维的兵马俑模型,让游览者单独看它,“这些都可以实现,我们也想做成这样。”而他的团队正在将河南的一家博物馆做成虚拟现实版。

  用科技传递人性温暖

  站在科技与人文的十字路口,虚拟现实技术并不是冷冰冰的,它也可以传递温度。让更多处于困顿中的人们受益于这份技术。

  Vrse公司CEO克瑞斯·米克就是其中一位践行者。

  Vrse公司、联合国和Gabo Arora联合制作了一部虚拟现实影片 《乌云下的西德拉》。克瑞斯·米克团队从360度立体拍摄该影片,“我们基本上打造了你居住的一个球形的世界。”

  去年12月,克瑞斯·米克团队去了位于约旦的一个叙利亚难民营,从而拍摄了《乌云下的西德拉》,片中故事的主角是12岁女孩西德拉,她上5年级。

  西德拉和她的家人从叙利亚逃离,穿过沙漠到达约旦住进了难民营,那时她已经在难民营住了一年半。

  克瑞斯·米克说,观众戴上耳机,听到声音的同时,看到的是环顾周围的世界,能够看到360度全方位的世界。“当你坐在房间看着(影片中的)她的时候,你不是透过电视屏幕看,也不是透过窗户,你是和她坐在一起。当你往下看的时候,你其实是和她坐在同一地面上。”

  正因为虚拟现实技术带来这般真切的观感,观众与主人公有了情感的连接,“你会更深切地感觉到她的人性。你和她在更深层次上产生了共鸣。”

  “我认为我们可以用这种机器来改变人的想法。”克瑞斯·米克把影片拿到了今年一月份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他给一组人看了影片,这些人的决定可以改变百万人的生活,而这些人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去到约旦的难民营里。但在一月份,瑞士的某天下午,透过影片,他们突然发现他们就身处约旦难民营——他们被深深触动了。

  于是,克瑞斯·米克团队希望做更多的改变。他们和联合国合作计划录制一系列影片。他们计划在联合国放映这些影片,给在那里工作或旅游的人们看,给那些可以改变电影主人公生活的人展示影片。

  克瑞斯·米克说,虚拟现实不是游戏的点缀,它以一种很深刻、史无前例的方式联结每个人,这在其他媒介上从未有过。这也正是虚拟现实有了能够真正改变世界的可能。

  虚拟现实的未来

  虚拟现实的技术并不新鲜,从上世纪60年代萌发以来,沉寂了几十年,如今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它显现出新的生命力。虚拟现实有多少可能,它的想象空间又有多大,都是人赋予它。

  戴小中就看到虚拟现实应用的不少案例,他朋友一家公司发现广东省内一座大桥建着建着有点歪,怎么办?他说,从图纸分析,图上画的肯定是对的。但施工当中有点歪,怎么回事?解决方法是通过三维扫描把已经盖好的桥梁结构、桥墩扫下来,然后航拍下整个施工环境,通过GPS定位,看桥应该往哪边转向还是调整,下一个桩应该打在哪里。

  戴小中看好虚拟现实与电商的结合,他说,我们有一个想法就是将来把这些商品都做成三维的,消费者将来在网页上看到的商品全都三维展示,你可以伸缩放大、旋转,你可以看任意角度的商品,“这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戴小中从3D数据采集端看虚拟现实的未来。而国内的虚拟现实企业也正在野心勃勃地搭建生态链,从开发虚拟现实设备到与影视公司、手流公司合作做大内容,再到生态圈的建设,甚至希望成为互联网下一个入口级产品。

  国外的Oculus、索尼、Google等公司推出虚拟现实设备,让虚拟现实走进了当下的现实生活。影视巨头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也正在摩拳擦掌地将虚拟现实技术与电影大片结合。正在热映的《火星救援》预计将在2016年发布虚拟现实版本。

  “计算机正是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来创造更加有力、又振奋人心的摄影和视频。我们认为这仅仅是虚拟现实照片和视频革命的开始,我们真的很激动能看到这些创作者们能利用虚拟现实这类工具来创建更为逼真的视频。”史蒂文教授对于虚拟现实的未来有着美好期待。

  王冠雄说,VR是互联网时代最激动人心的故事之一,我们都是见证者。整个VR产业未来的想象力就摆在那里。

  背景:虚拟现实技术是一种可以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它利用计算机生成一种模拟环境,是一种多源信息融合的交互式三维动态视景和实体行为的系统仿真,使用户沉浸在该环境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