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诱蚊负重灭杀 走近广州市灭蚊队看他们如何科学灭蚊

分类

以身诱蚊负重灭杀 走近广州市灭蚊队看他们如何科学灭蚊

来源:南方都市报 日期:2016-08-31

 

 8月25日,白云区江高镇金沙社区的一个公园里,一名队员背负喷雾器消杀蚊虫。


  炎炎夏日,在公园或居民小区,只要你留心,就会看到一群身着长衫、戴着口罩、背着重械的人在消杀蚊虫。广州的湿热气候是蚊虫孳生的温床,而蚊媒密度一高或会出现登革热感染病例,一支专责消杀成蚊的特殊队伍应运而生,广州市灭蚊队去年组建成立,频繁出现在疫点、潜在疫点,监测、记录、灭蚊、评估,训练有素的他们,成为切断传播渠道的病毒终结者,保障市民健康。

  又到防范登革热的重要时节,日前,南都记者跟随他们亲身参与了一次日常监测灭蚊的工作全程。

  整装出发

  上午9点,在广州市蚊媒生物应急控制与监测项目部门口,7位灭蚊队员集结完毕。高温下的他们一身工装:蓝色长袖上衣、黑色长裤,戴一顶藏青色鸭舌帽。这身打扮为防蚊一线的他们提供了一道简单而重要的屏障,保护他们不受病毒蚊虫的侵袭。

  他们将赴白云区江高镇江村的金沙社区。今年7月底,江高镇曾报告两例疑似登革热感染病例,位于金沙社区的小公园是患者之前常去散步的场所,因此,那里是灭蚊队重点关注、消杀的区域。

  灭蚊队除了全身武装,还有灭蚊需要的主要器械药材:4台背式灭蚊器、一台下水道沟渠专用的喷口细长的灭蚊器、一纸箱灭蚊药物药水、一个主要用于存放双层叠帐的密封专用设备箱、一篮诱蚊诱卵器。

  露肉诱蚊

  “蚊子喜欢栖息在阴凉黑暗的地方。”广州市蚊媒生物应急控制与监测项目部胡来贵向记者介绍,根据蚊虫特性,灭蚊队在金沙社区的小公园,选定了一片树木密集、光线较为暗的地方作为监测中心,这里蚊虫滋生。

  两名队员先拿着电动吸蚊器对蚊虫做了简单的处理。“这只是雄的。”颇有经验的队员先鉴定蚊虫性别,“雌蚊子吸血、携带病毒,对人类有伤害,而雄蚊子有着长胡须,它们仅仅吸收植物的汁液”。

  “进行下一步监测。”随着队长的一声令下,队员们打开专用设备箱,开始组装双层叠帐的框架,之后一名女队员坐进里面,露出胳膊和小腿。“蚊虫靠人呼出的二氧化碳进行定位,坐在帐子里的人是吸引蚊虫的‘诱饵’。不过,这种叠帐的设计还是相当人性化的,你看,帐子都垂到地面包围着里边的人,这样,可以防止可能带毒蚊子的叮咬。”

  同时,另一监测员穿好防护服,手拿电动吸蚊器在两层蚊帐间来回走动,还有两名监测员负责对风向等微小气候做监测与记录。“生物监测与微小气候息息相关。一般情况,蚊子在2 5℃-28℃的条件下活动比较频繁。我们会一边监测风速,一边用双层叠帐法捕捉蚊子。最后根据两边的结果,分析这片地区的蚊子密度及其与气候的相关性。”监测员介绍道。“平常我们利用双层叠帐监测的时候,一般会选择两个点,每个点坚持半个小时。核心的区域会每隔3天就监测一次。大部分时候都能搜集到1- 2只蚊子。不过,一旦在同一个地方监测到2只以上,就需要引起注意,因为这意味着该地区可能产生风险。”胡来贵说。

  排查水域

  此外,放置诱蚊诱卵器、勘察小型水体也必不可少。“带登革热病毒的白纹伊蚊喜欢在‘小净静’的水中产卵滋生。”队员们开始分头寻找小型积水区,盛满雨水的废弃方便面盒、被丢弃的玻璃药瓶等都是目标物。“较清澈的水体直接用肉眼观察就行了,稍微浑浊一点的,就要像我这样,打手电来排查。”一位正拿着手电筒监测的队员解释说。

  含虫卵或幼虫的水体被称为阳性,发现阳性水体之后,监测人员会用滴管吸取水样采集。结束水体监测工作后,队员们还在离地面稍高的树丛枝干系上诱蚊诱卵器。“你不要看这个容器盖子上的孔很大,其实从里边儿看就是一个很小的孔,蚊子们进去就很难飞出来了。不过诱蚊诱卵器在拿回实验室进行评估时就需要做更细致的密封工作。我们一般隔三天会收回诱蚊诱卵器。”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杀虫科主任罗雷介绍说。

  灭蚊“湿身”

  据胡来贵介绍,由于金沙社区是疫情疑区,在监测工作完成后需要喷洒灭蚊药水,以切断病毒传播渠道。

  灭蚊器共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烧混合油的双肩背式灭蚊器,喷出的药水多为雾状,主要日常活动场所皆可喷洒。另一种由于主要应用于人无法行走的地方如沟渠、下水道等地,因此整体呈长筒状,喷管细长,喷出的药水呈白烟状。据观察,长筒式的灭蚊器与双肩背式的相比,药水一次性喷洒量的可见散布区域更广。

  开始作业前,队员们先戴上消毒手套、口罩进行药物的配比。“在金沙社区这样的疑区,我们使用的就是原药,这些药物都符合相关规定,毒性很小。”胡来贵介绍。

  伴随着“轰隆轰隆”的电动机发动声,灭蚊正式开始。使用双肩灭蚊器的队员们手持着喷洒口,分头对准蚊虫容易滋生的灌木丛、草地还有楼道口边走边进行喷洒。单肩背着长筒灭蚊器的队员则需要寻找到较为开放的下水道、沟渠,抓住靠近身体的筒后端,看准喷药。30℃的高温之下,背着将近20斤重的器械,队员们的工服早已湿透。“都已经习惯了,工作就是这样嘛。”队员雷开先笑着说,他黝黑的脸被汗水衬得发亮。一个地方的灭蚊工作结束,他们又将赶往其他监测点、疫情疑区进行监测、排查,他们笑称自己为“特战队”,总是走在应急的路上。

  TA说

  女灭蚊队员:虽然辛苦,但有意义

  20名灭蚊队员年龄都不大,算上一名文员,总共有3名女队员,她们主要负责监测等任务,而背着灭蚊器消杀的“重”活一般就由男队员完成。

  女队员小黄说,她刚接触这个工作一年,经过培训,她深入了解了登革热及白纹伊蚊等知识,而亲身参与灭蚊让她很有成就感。“虽然很辛苦,但我觉得做监测很有意义。”说及工作中的困难,小黄说,入户清理居民的天台时也会遇到阻拦,毕竟对方觉得是私人的地方,但随着登革热疑似病例的出现,加上不断宣传,市民的防蚊意识提高,都能主动地配合工作了,这让他们感到欣慰。

  知多D

  市级灭蚊队

  据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杀虫科主任罗雷介绍,这支市级应急灭蚊队目前共有20人,全部来自广东惠利民有害生物防制工程有限公司,主要任务是协助各区、街道的灭蚊队组织更加有效的疫情处置。2015年8月,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次开拓政府与社会力量结合的新模式,与该公司签订了采购合同,将应急蚊媒监控防治服务外包给民营公司,成立了专项负责制的广州市蚊媒生物应急控制与监测项目部。他们直接听从疾控中心的人员安排,根据需要前往全市180多条街道,23个监测点开展全年的监测防控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