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后地球上恐无昆虫?

分类

标签

百年后地球上恐无昆虫?

来源:广州日报 日期:2019-02-18

昆虫的总数量正以每年2.5%的速度下降。



蜜蜂大规模死亡事件在世界各地发生。

  全球40%以上的昆虫物种正在减少 1/3的物种处于濒危状态

  多年来,世界各地的昆虫数量急剧下降,但这场潜在的“灾难性”危机的严重程度,直到现在才得到充分的了解。

  上周,《生物保护》杂志发表了首份关于全球昆虫数量下降的科学综述,这项研究分析了73份有关昆虫数量减少的历史报告,得出结论说,全球40%以上的昆虫物种正在减少,1/3的物种处于濒危状态。作者称,昆虫的总数量正以每年2.5%的速度下降,速度令人震惊,如果以这个下降速度继续下去,昆虫可能在一个世纪内就从地球表面消失。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温俊华编译

  苏尼·保耶·里斯和他最小的儿子在哥本哈根北部的家附近骑自行车,享受着照射在田野和林地上的阳光,突然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仿佛缺少了什么东西——这是夏天,他在乡下,骑车骑得很快,但奇怪的是,没有虫子飞进他的嘴里。

  有那么一刻,里斯的思绪被带到了波罗的海丹麦的洛兰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那时候,夏天骑自行车意味着他要闭上嘴巴,在厚厚的“昆虫云”中穿行,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可避免地会吞下一些昆虫;当父母带他开车时,他记得汽车的挡风玻璃经常被虫子的尸体弄得脏兮兮的,几乎看不清玻璃外的路。

  但现在这一切似乎都很遥远了,他不记得上次需要清洗挡风玻璃上的虫子是什么时候了,他甚至觉得这可能是汽车制造商发明了某种新奇防虫涂料的缘故。终于,里斯有些惊慌地意识到,这种昆虫的缺席似乎无处不在。那些昆虫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他没有注意到呢?

  里斯看着儿子在灿烂的阳光里飞来飞去,一想到儿子的童年将缺少他自己这种吃虫子的特殊经历,他就感到很难过。他承认怀旧是件奇怪的事,但他无法摆脱这种失落感。“也许我不喜欢骑自行车的时候吃虫子,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应该经历的事情。”他说。

  “挡风玻璃现象”

  里斯并不是唯一注意到昆虫缺失的人。事实上,近年来关于昆虫研究的科学报告不断佐证,昆虫正在世界各地大规模地消失。但这场潜在的“灾难性”危机的严重程度,直到最近才得到充分的揭示。

  上周,《生物保护》杂志发表了首份关于全球昆虫数量下降的科学综述。这项研究分析了73份有关昆虫数量减少的历史报告,得出结论说,全球40%以上的昆虫物种正在减少,1/3的物种处于濒危状态。“非常快。在未来10年内,地球昆虫将减少四分之一,50年后只剩下一半,100年后昆虫就会灭绝。”研究报告的撰写者之一、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环境生物学家桑切斯·巴约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昆虫物种的损失无法停止,这将对地球生态系统和人类的生存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由于昆虫数量众多,不引人注意,也很难有意义地追踪到它们的踪迹,有人认为,人们对昆虫数量可能比以前少得多的担忧比实际文献记载要多。但人们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察觉到这种变化:在运河边、后院或夜晚的街灯下,这些熟悉的地方已经变得空旷。由于许多人第一次发现到自己没有看到那么多昆虫,是注意到挡风玻璃上没有昆虫的时候,因此昆虫学家将昆虫减少的现象命名为“挡风玻璃现象”。

  在美国,科学家最近发现帝王蝶的数量在过去20年里下降了90%,减少了9亿个体;曾经生活在美国28个州的大黄蜂数量同期下降了87%。“我们能做的就是挥舞手臂说,‘它已经不在这里了!’”一位蝴蝶研究人员说。

  德国一个昆虫学会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仅以重量来衡量,德国自然保护区的飞虫数量在短短27年间就减少了75%,如果以仲夏的昆虫数量来比较,则下降了82%。

  科学家警告说,由于人类活动,陆地和海洋下的脊椎动物物种在全球范围内受到威胁。而昆虫的处境更为严峻,根据最新报告,昆虫数量下降的比例目前是脊椎动物的两倍,是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的8倍。

  哀叹数据缺失

  从某种程度上说,昆虫是我们最了解的野生动物,是与我们的生活最为密切相关的非驯养动物:淋浴时的蜘蛛、野餐时的蚂蚁、埋在皮肤里的蜱虫……不过,从另一个意义上说,它们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大的谜团之一,它们提醒我们,我们对周围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

  科学家已经命名并描述了上百万种昆虫(从技术上讲,“虫子”这个词只适用于半翅目昆虫,也被称为真正的虫子,这种昆虫有管状的嘴,可以刺穿和吮吸——有多达8万种被命名的半翅目昆虫),但这些我们自以为很了解的物种,其实我们并不了解:蚂蚁的种类有1.2万种,蜜蜂的种类有近2万种,甲虫的种类有近40万种;一英尺见方、两英寸深的健康土壤很可能是200种独特螨虫的家园。昆虫学家估计,所有这些惊人的、未被充分研究的品种,可能只代表了地球昆虫实际多样性的20%。

  过去的大多数昆虫学家很可能从来没有想到,众多的研究对象可能会逐渐减少。当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物种的生命周期和分类时,很少有人想到去测量或记录像它们的数量。此外,跟踪数量是一项缓慢、乏味的工作:设置和检查陷阱,等待数年或数十年,让数据变得有意义。“昆虫种群的情况尤其如此,它们的数量是自然变化的,从一年到下一年的波动趋势模糊。”苏塞克斯大学昆虫学家古尔森说。因此,当昆虫学家开始注意到并研究昆虫数量的减少时,他们哀叹缺乏可靠的数据来提供依据。“我们忽略了真正基本的问题,感觉就像我们以某种集体的方式犯下了巨大错误。”古尔森说。

  缺少昆虫的世界“混沌、崩溃”

  昆虫在地球生态系统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它们是许多动物的食物来源,是重要的传粉者,并将营养物质循环到土壤中。大量昆虫的消失可能会以人们不可预知的方式改变这个星球。

  昆虫通过吃和被吃,把植物转化成蛋白质,并为包括淡水鱼和大多数鸟类在内的无数物种的生长提供动力。研究鱼的人发现鱼吃的蜉蝣更少了;鸟类学家发现以昆虫为食的鸟类陷入了困境:每10只鹧鸪中就有8只离开了法国的农田;而夜莺和斑鸠的死亡率则分别上升了50%和80%——欧洲一半的农田鸟类在短短30年内就消失了。起初,许多科学家认为栖息地被破坏是罪魁祸首,但后来他们开始怀疑,这些鸟类是否挨饿了。

  热带生态学家李斯特在21世纪初回到了热带雨林,40年前他曾在那里研究蜥蜴——关键是研究它们的食物。李斯特在40年前的相同地点设置了黏性陷阱,并在树叶上撒网捕抓昆虫,他曾经捕获了473毫克的虫子,但现在只捕获了8毫克。“这是毁灭性的。”李斯特说。更可怕的是,随着蜥蜴、鸟类和青蛙数量的严重减少,这种损失已经在生态系统中蔓延。

  科学家们还试图从经济角度计算昆虫所带来的好处。数以万亿计的昆虫从一朵花飞到另一朵花,为人类3/4的粮食作物授粉,这项服务每年价值高达5000亿美元。这还不包括80%的野生开花植物,它们是世界各地生命的基石,依靠昆虫授粉。

  细菌对于维持营养循环、土壤健康、植物生长和生态系统运转的分解至关重要,虽然这个角色基本上是看不见的。在19世纪初将牛引入澳大利亚后,移民们就深受牛粪问题困扰:由于某种原因,牛粪需要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分解。奶牛拒绝在粪便附近吃东西,这就需要越来越多的土地来放牧,苍蝇在成堆的粪便上繁殖。直到1951年,一位昆虫学家找到了原因:当地的昆虫进化成以有袋动物的纤维废物为食,无法处理牛粪。在接下来的25年里,数十种蜣螂的进口、检疫和释放成了相关部门的首要任务。而在美国,蜣螂每年能为农场主节省3.8亿美元。

  当被问及如果昆虫完全消失会如何时,科学家们使用了“混沌、崩溃、世界末日”等词汇。康涅狄格大学的昆虫学家瓦格纳描述了一个没有花朵的世界,寂静的森林,城市和路边堆积着粪便、老树叶和腐烂尸体。

  呼吁基础设施设计融入昆虫栖息地

  集约化农业导致的栖息地丧失被认为是昆虫数量下降的主要原因。大量使用杀虫剂、气候变化和入侵物种也被确定为重要原因。

  根据李斯特的研究,自从他第一次进森林取样以来,气候变化已经使当地的气温上升了2摄氏度。先前的研究表明,热带昆虫对温度变化异常敏感:去年11月,科学家们将实验室里的甲虫置于热浪中,温度的升高使它们的繁殖能力明显下降。

  新烟碱类杀虫剂也值得关注,这种神经毒素在乡村环境中积累,影响了各种非靶向性昆虫。人们谈论蜜蜂因蜂群衰竭失调而“死亡”,但“死亡”似乎不是一个恰当的词:受影响的蜂巢里并没有死去的蜜蜂,而是神秘地空空如也。一个解释是:蜜蜂暴露在神经毒素下,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即使蜂房暴露在低水平的新烟碱类物质中,蜜蜂也会收集更少的花粉,产生更少的卵和更少的蜂王。

  随着科学研究接连发出昆虫大量减少的警报,德国联邦议院和欧洲议会举行了关于保护昆虫生物多样性的听证会。欧盟成员国投票决定延长对新烟碱类杀虫剂的禁令,并已开始投入资金进行进一步研究,以了解农药的丰度如何变化,造成这些变化的原因,以及人们应该如何应对。新的研究报告还呼吁各国政府合作,采取更具创意的方法,例如在道路、电线、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设计中融入昆虫的栖息地等。

  “大自然是有弹性的,如果我们把她推向了极端,最终会导致系统崩溃。”李斯特说。昆虫的独特特征是多产和丰富,这令它们应该能够恢复——澳大利亚的一种鬼蛾曾产下29100个卵,而她的卵巢中仍有1.5万个。科学家希望昆虫将有机会体现这种韧性,但前提是它们有足够的空间和机会。